主页 > W最生活 >Skype十年传奇——奇怪的故事,却改变了世界 >

Skype十年传奇——奇怪的故事,却改变了世界

时间:2020-06-08 来源: W最生活 点赞: 339

Skype十年传奇——奇怪的故事,却改变了世界

微软收购 Nokia 装置与服务部门的事情,引起一阵哗然,其中的收购价格,更是让人们唏嘘不已。因为就在两年前,微软收购 Skype 时还出了 85 亿美元。在 Skype 的发展中,有什幺特别的故事?採访几位创办人后,Ars Technica 网站 为我们道出 Skype 的传奇。

2000 年,在网路风潮席捲美国的时候,欧洲一家娱乐和新闻入口网站 Everyday.com 準备上线。发起人是瑞典电信公司 Tele2 的老总 Jan Stenbeck。在招募相关技术人员时,Tele2 爱沙尼亚办公室的行销主管建议找爱沙尼亚人。于是 Tele2 在报纸上刊登招募广告,给出的薪水是每天 5000 爱沙尼亚克朗。

最后成功争取到该职位的三个人是:Jaan Tallinn、Ahti Heinla 和 Priit Kasesalu。三个人都热衷技术,而且是同一间学校的校友。他们在很短的时间就掌握 PHP 语言,并完成 Tele2 给他们的任务。除了这三人之外,负责网站的人还包括:老员工 Niklas Zennström 和 Janus Friis,新员工 Tovio Annus。两位老员工分别在卢森堡和阿姆斯特丹工作,新员工 Tovio Annus 和 Jaan Tallinn 等人在塔林工作。

这六个人后来成为 Skype 的创办人。

Kaaza

Everyday.com 是一个商业上的失败。公司的两位员工 Niklas Zennström 和 Janus Friis 离开公司,开始思考新的出路。当时美国的 Napster 正在遭受音乐和电影产业的围勦,两个人却也想做同样的事情,不过他们希望能够和娱乐业合作。他们去塔林找到了 Jaan Tallinn 技术三人组。Kaaza 诞生了。

Kazaa 由 Jaan Tallinn 开发。它是一个点对点文件分享软体,无需中间的伺服器,从而解决 Napster 的问题。它很快成为网路上下载量最大的软体。但是在商业方面,Zennström 和 Friis 并没有和美国的电影和音乐公司达成协议。Kaazz 因鼓励盗版和散播色情内容而遭到起诉,而他们也就成为了美国律师追击的目标。

Zennström 不断躲避法庭传票。某一次,他去剧院看戏的时候,一个陌生人递给他妻子一束花,然后拿出了一张传票,Zennström 起身逃跑。另一次,他在伦敦遭到摩托车的追赶,不过再次逃脱。当 Zennström 去塔林与团队会面的时候,他一直很紧张。有时候陌生人进门,他甚至会躲到桌子下面。

负责技术的三人组从未遭到起诉,但作为重要讯息的掌握者,他们也受到牵连。在加州法院的两次要求之后,爱沙尼亚政府让步了,三个人在美国律师在场的情况下接受了质询。

由于害怕被捕,Zennström 和 Friis 多年都没有去美国。最终,他们向美国音乐和电影产业支付 1 亿美元的赔偿费。

Skype 的诞生

在 Kazaa 被律师围攻的时候,软体开发者们开始思考 P2P 技术的新用途。而 Annus 和 Friis 想到藉由 Kazaa 那样的点对点分享数据的方式,使语音传输变得便宜而方便。2003 年春天,软体 alpha 版完成,由 20 个人进行测试。

Skype 由「Sky」和「Peer」组成,追随 Napster 的例子,名字缩写为 Skyper。由于 Skyper.com 已经被注册,于是变成了 Skype。一开始的时候,参与测试的人对 Skype 没什幺热情,但是当他们意识到自己能够用电脑与世界另一端的人免费通话后,态度就开始转变。

这个新产品从一开始就是逃避审查用的。Skype 对话经过加密,而且无法截取。这使得 Skype 成为罪犯的完美工具。后来软体开发者们发现,Skype 成为罪犯的工具,不得不设法打击这样的行为。

网路通话也吸引了其他人的参与,爱沙尼亚的电信公司也曾发表竞争产品,但是多年之后,这个产品被关闭,而 Skype 仍然活得很好。这是因为它能够突破防火墙,不会在网上留下痕迹,而且语音通话的品质也得到极大改善,易用性也非常突出。一位 Skype 早期员工说,打从一开始,公司就是要做一个简单的软体,让人们无需任何网路知识也能使用。

但是,Skype 并没有赚钱。到了 2003 年的时候,Skype 的开发停止,因为公司无力支付开发者的薪水。当时正值网路泡沫的泡泡破灭之后,公司得到投资的希望似乎也不大。

这时候,一位美国的创投 William Draper 却认为,投资 P2P 的时机到来。他派出了一位代表 Howard Hartenbaum,前往欧洲与 Zennström 和 Friis 谈论合作。投资人表示,由于 Kazaa 的前例,团队已经获得了他们的信任,无论他们做什幺产品,都会得到全力支持。最终,Draper、Howard 及其它天使投资人为 Skype 提供了百万美元的投资。

Skype 于 2003 年 8 月 29 日上线。当时 Skype 团队有 20 人。为表示庆祝,他们在斯德哥尔摩看了 Startup.com,一部记录科技泡沫破灭的纪录片。第一天,Skype 的使用者就有 1 万人。随后的几个月,使用者人数便达到 100 万。

投资

突然,创投们开始对 Skype 产生兴趣,但大多遭到 Zennström 拒绝。不过还是有部分创投共同对 Skype 投资了 1800 万美元。其中一位投资人 Steve Jurvesten 祖籍正是爱沙尼亚。当谈到 Skype 是在爱沙尼亚诞生的时候,他说:

Jurvesten 对团队的信心最终获得回报。公司投资的 800 万在两年后变成了 3 亿。

新创公司

2004 年的时候,Skype 已经是一家跨国公司,但是它非常低调。它分布在爱沙尼亚、伦敦和卢森堡的办公室甚至没有门牌。

在卢森堡,公司的总部是一个多层建筑,不易为外人所发现。往上走几个楼层,你会发现一间公寓,在那里,有一位会计在客厅工作,另一位在浴室。电话会议通常在黑暗的浴室进行。

Skype 将总部设在卢森堡的原因有两个,一个原因是那里是欧洲增值税最低的地区,另一个原因是它提供了安静的工作环境。Skype 的法律顾问 Robert Miller 经常会查看公司在伦敦和卢森堡的信箱,当他找到电信公司或政府部门发来的愤怒邮件之后,他不看内容,而是把邮件扔到碎纸机里。

一位 Skype 员工说,Miller 是很少见的律师,他不妨碍公司做生意,「许多律师总是在说什幺不能做,什幺不该做。Robert 为我们找到能做的方法…… 身为一家新创公司,你反正是一个海盗,不可能遵守每条法律规定!但是当你的公司和微软一样大的时候,你就不能那样做了。」

Zennström 说,他们一直很小心地遵守法律。他们将 Skype 定位为电子讯息供应商而不是电信商。

最好的时光

在 2005 年以前,Skype 的运营是非常随意的。员工可以随时上下班。在公司决定提供 Skype Out服务,并拟定价格表的时候,他们根本没做市场调查。相反的,价格表是两位员工一个晚上赶出来的,使用的工具是 Excel。在运营三年之后,有人提出了一个点子,为什幺不弄个年度预算?

这样的气氛毫无疑问,很吸引人。一位美国人 Eileen Burbidge 放弃了 Yahoo! 的工作来到 Skype。她在伦敦办公室免费工作了 8 个月,并且说,那是她人生中最好的时光。当然,她的薪水后来补上了。根据她的说法,第一天上班的时候,Zennström 和她谈论的都是如何工作,完全没有提到薪水问题。至于数个月没有反应这个问题,则是她自己的过错。

Burbidge 发现,爱沙尼亚团队的工作效率很高,而且技术主管们一点也没有自大的心理,他们不在乎头衔,不会比手画脚。他们极端执着于让公司成功。「他们有一种责任感和原则,那是我以前从未见过的。」

Skype 内部的 IT 部门也很随意。公司的伺服器在那里,谁为它们付钱,伺服器有多少?这些问题,只一人有模糊的印象。他是系统管理员 Edgar Maloverjan,也被称为 Ets。

当开发团队需要什幺东西的时候,Ets 会去商店里挥舞公司信用卡。如果某个伺服器需要重启,Ets 会给公司的合作厂商打电话。有时候,这些人会说,「我办不到——不知道哪个伺服器是你的。」

当 Ets 需要伺服器空间的时候,他会搜寻「资料中心」和「卢森堡」,找一家小型的服务提供商。有一次,他用卡车把伺服器从瑞典载到丹麦。

出售给 eBay

不过,随着公司成长,它越来越需要专业精神了。公司开始出现了更多陌生的面孔。其中,Skype 的服务与电信网路的连接是英国人完成的,他与着名歌星麦可.杰克森同名,而设计方面的工作则交给了年轻的丹麦设计师 Malthe Sigurdsson。

许多公司都对 Skype 有兴趣。2005 年的时候,Skype 要出售给 eBay 的事情传开了。这个决定是创办人做出的,特别是 Zennström 和 Friis。

他们做出这个决定是有原因的。当时,微软、Yahoo! 正在使自己的服务更加完整,而 Google 也推出了 Talk,并有传言说,Talk 将允许免费打电话。当时 Skype 唯一的收入来源就是收取拨打电话的费用。公司创办人意识到,风险正在升高。在这个情况下,他们不得不重新考虑公司的前途。

与 eBay 的交易完成后,美国人派了一位管理者 Brian Sweeney,去塔林了解一下 Skype 的情况。他抵达办公室后惊奇的发现,所有人都安静地敲着键盘。

当美国打来电话询问情况的时候,他回答说,「似乎什幺事也没有发生……」

不过,Sweeney 逐渐爱上了爱沙尼亚。这里的办公室让他想起 eBay 的早期岁月。不过,Skype 多年的成长,还是发生了变化。塔林的工程师团队和伦敦的行销管理团队之间、爱沙尼亚和美国文化之间,在交流上都有不小的挑战。Zennström 认为,这种组合或许能够造就强大的公司和文化。但他的预期并未成真。

为了创造公司一体的感觉,Skype 的国际团队受邀参加了爱沙尼亚的化妆舞会。2006 年的时候,Skype 还邀请了 eBay 代表们参加聚会。那是 Skype 历史上最疯狂的一次聚会。

但这些都无法弥补文化上的差异。Annus 离开了。2007 年,Jaan Tallinn 向全公司发了一封邮件,指出 Skype 技术和财务上的失误。他说自己愿意投资 100 万,只要问题得到解决。

微软

Skype 和 eBay 未曾真正融合。2011 年,微软以 85 亿美元收购了 Skype。

如今,Skype 早期的人几乎都已离开公司。决策不再是塔林和伦敦的事情,而是来自 Redmond。Skype 已不再是家新创公司了。

公司早期的作风也不存在了。从 Edward Snowden 洩露的资料看,如今 Skype 乐于和执法单位合作。2011 年,eBay 曾向美国情报部门开放过 Skype。另外,Skype 还有一个配合政府讯息需求的秘密专案 Chess,只有公司少数人才知道。

对 Skype 的早期员工来说,公司即将到来的十岁生日是它的葬礼。当 Ars Technica 编辑打给 Skype 早期投资者 Steve Jurvetson 的时候,对方迟迟无法让 Skype 软体正常运作。于是,编辑只好打电话过去。「微软把 Skype 搞砸了?」「我不奇怪,微软几乎搞砸了所有事情。」他回答说。

如今,Skype 的创办人都是亿万富翁。但他们没有变得自大或者虚荣。几乎没有人购买昂贵的跑车。从表面上看,变化比较大的是 Kasesalu。他剪了所有的头发,体重减轻许多,而且开始考驾照。这些变化如此明显,朋友们开始问他,「Priit,你是不是生了什幺大病了?」

Tallinn 说,他的人生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说,在投资人类生存的研究上,他或许是 Peter Thiel 之外出钱最多的人。

今天在塔林工作的员工们士气并不高。办公室的环境更好了,但是那种内在的热情和合作精神已经不在 。有消息说,公司的员工调查证明,想要辞职的员工越来越多。Jaan Tallinn 说他已经不关心 Skype 了。爱沙尼亚的办公室是否在十年内关闭?他说,有 35% 的可能性。

Zennström 则保持乐观态度。他认为,微软关闭 MSN 的事情证明,他们是看好 Skype 的,「我希望你在 10 年后给我写 email,说你想写 Skype 第二个 10 年的故事。」


大家都在看

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申博太阳城_银河娱乐uu1331|分享你我感受|为方便您的生活而设|网站地图 申请sunbet555现金 申博sunbet代理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