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D宅生活 >从白宫转战 Uber 首席顾问, David Plouffe >

从白宫转战 Uber 首席顾问, David Plouffe

时间:2020-06-17 来源: D宅生活 点赞: 366

从白宫转战 Uber 首席顾问, David Plouffe

在今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中,数据模拟(data-modeling)这个概念不可或缺且稀鬆平常,但在 2008 年,它惊豔众人。 欧巴马的首次总统大选活动成功使用科技与社群网站,与年轻一代的投票者互动并建立连结 ,此举简单而有效地将欧巴马推向胜利的一方。

帮助欧巴马赢得两次美国总统大选的幕后大功臣

当时,欧巴马团队的竞选活动主导者是政治策略家与资深民主党顾问 David Plouffe。他在当时破天荒的 使用数据协助他做出各式策略性决策 ,例如活动开销项目、时间分配、各州胜选所增加的总胜率等。在 2011,他受任为欧巴马的白宫内资深顾问。现在,他退出白宫前线,转而加入另一个更让人振奋的阵营:Uber,成为这间充满争议性公司的首席顾问,负责策略规划与法律游说等大方向定调。

在 GLG 的访问中,David Plouffe 将政治竞选活动比喻为一个快速扩张的新创公司,在短时间内招募人手,从元老小组变成一个大型组织。他与他的团队正是一个相信数据与社群媒体的公司。竞选前期,欧巴马支持者数量仍不足以影响大局时,他们的第一步已伸向科技圈。

从白宫转战 Uber 首席顾问, David Plouffe

David Plouffe 的非典型选举胜选关键:大量运用科技、数据做决策

2008 年,当他们与支持者讨论竞选策略时,他们的支持者劈头就说:「你们不要去想要建立一个比希拉蕊、乔治布希、约翰马侃更厉害的网站。」相反地,支持者点出,欧巴马团队应该端出更亲民、生活化的数位体验,例如使用者在亚马逊网购、阅读 BBC 或纽约时报网路文章,甚至滑 Facebook 时的那种轻鬆感。David Plouffe 表示,这是一个十分不容易的高标準,而他们也尽其所能地达到目标。

2012 年的选举活动给 David Plouffe 团队充分的準备时间,但他个人认为,儘管社交平台的使用是重要的创新手法之一,数据(data)才是最跨越式的创新关键。数据的使用在当时争议很大,因为它需要许多经费,很早就被 David Plouffe 团队建立起来。「大家最关心的问题是,到最后数据的意义究竟是什幺?」

David Plouffe 带来政治圈内的破坏式创新:依靠数据,做出精準决策

事实上,靠着数据的使用,David Plouffe 团队操作的竞选活动十分顺利,因为他们手握更精确的数据资料与模拟结果。

许多人都曾感叹,能预测未来事态演变,一定让世界变得更单纯了。David Plouffe 笑着解释,他们模拟数据的目的不是为了预测未来。他们使用数据辅助决策。「我的观念是,如果你可以了解某件事,就去了解;如果你可以模拟某件事,就去模拟看看。」他认为民间仍有太多人与组织还没体认到这一点,也尚未在他们的程序中建立足以帮助决策的数据模拟方法。

David Plouffe 一直以来都是 政治与商业界内破坏性创新(disruptive innovation)的推手或核心之一 ,他将其称之为「简单的进展(simple progress)」。他的白宫经历结束于 2014,他从总统顾问转任 Uber 的政策与策略副监,接着于 2015 年起成为 Uber 的全职策略顾问。

从白宫转战 Uber 首席顾问, David Plouffe

Uber CEO Travis Kalanick 认为「科技宅」不懂政治,而 Uber 想要全球拓张需要政治好手

作为一个串联乘客与司机的科技平台,Uber 近年来的快速崛起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不但公司成功以城市据点方式完成全球版图的扩张,在某些国家还能屹立不摇到足以威胁当地原始计程车生态的程度,也不免地成为政治既得利益者、计程车业者的眼中钉。Uber 反对者主张 Uber 提供的服务将使用者暴露于资安与人身危险当中,且 Uber 时常在违法情况下经营服务,David Plouffe 即是为了与这些人交锋而被招入 Uber 团队。

Uber 的接送服务十分便宜,公司制度允许任何拥有车辆和智慧型手机的人都能成为司机赚取外快,长期而言,Uber 的雄心壮志在于完全改变城市中人与包裹移动的方式。将 David Plouffe 招入团队一举,代表 Uber 已经体会到,光靠努力赢得在地交通市场是不够的,如 CEO Travis Kalanick 所言,David Plouffe 补足了这个只有科技宅的公司在政治能力上的不足。

科技新创不能只靠工程师,未来新经济主战场:政治场域

「为了保护他们的产业,他们逐渐将这场竞争演化为一个我们起初没意识到的政治战场,」CEO 在 2014 年迎接这个新伙伴时表示,「我们现在发现了这点,并要确保我们拥有足以应付竞争的人才与资源。David Plouffe 是这场政治运动的领导者,他将为我们公司发声,帮我们争取到我们乐见的结果。」

Uber 所面临的政策问题特别棘手。不像其他只在网路上经营的新创公司,Uber 的商业营运存在于机场外的计程车队伍、市中心的通勤路段以及高速公路上。当其他科技公司应付隐私权法条与专利规範时,Uber 需了解各市政府、计程车工会、州政府等单位建立的法条和规範。在各城市中,Uber 使用者的支持度与反对程度也各有差异。

决策者需要决定谁能向大众提供运输服务、如何审核司机的汽车,以及该服务需提供的保险等级。 官员们也需衡量,他们是否应允许一个刚起步的公司,颠覆原有的、已向无数社区提供就业机会和收入的传统商业模式。

David Plouffe 的加入对 Uber 而言无疑是如虎添翼,特别是他曾帮助欧巴马赢得选举。他曾经是那个政治系统的一部份,对政治系统的操作、运作方式了若指掌。他在欧巴马团队共事的同事 David Axelrod 便如此描述他:「他知道该如何包装讯息。他知道该如何为一个产品创造优势。」曾经 Uber 是不谙潜规则、闷头蛮干,靠洒钱取胜的暴发户,现在,David Plouffe 完全可以带着 Uber 投入扑朔迷离的政治交锋、游说、辩论,并带着 Uber 全身而退。

从白宫转战 Uber 首席顾问, David Plouffe

新经济崛起:当技术真的有可能颠覆世界,规矩、法规的改变也得加速

政治专家加入,绝对会开启一个全新的「新创 vs 传统」战场。当新创产业的规模、利润足以威胁现状时,传统产业往往会与政府政策联合将这个强大的竞争者推出市场之外。若该新创无法应付各种软硬兼施的手段,且没有意识到商业斗争往往不再侷限于商场上,反而能与其他领域的高官、高层人员有所关连,欲达到真正的「破坏性创新」颠覆现行规矩将变得难上加难。

然而,如 Uber 有了 David Plouffe,如果强大的新创服务公司决定全力投入政治战场,甚至获得如前总统顾问般资深且实力坚强的政治专家支持,旧有制度的推翻将不再难如登天,反而只是另一张开诚布公的谈判桌。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即是如此。要从对手手中赢得自己需要的结果,第一步就是找来够了解对方的人才。

科技公司不再只是一间科技公司时,有权势的人也将不能一直利用权力差异、操弄规则的方式打压它,替自己和旧生态圈谋利。Uber 找来 David Plouffe,或许不但会影响自己公司的份量,更会开启其余新创公司面对政治手法时,可以寻求机会和胜利的方法之一。

 

 


大家都在看

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申博太阳城_银河娱乐uu1331|分享你我感受|为方便您的生活而设|网站地图 申博8国际 申博aa0000.com